搜索
案例詳情

珍惜所托  使命必達

福彩3d试机号分析工具:
典型案例 | 銀行賬戶被清空?關于保證金的那些事兒

瀏覽量
典型案例/第006期
承辦律師:張峰
 
本案涉及標的額大,原告B集團公司正在進行破產清算程序,清算中發現自己賬戶在A銀行陜西分行中的存款被銀行劃扣,原告認為銀行的扣劃行為侵犯自己的存款權益!被告A銀行陜西分行認為,原告在銀行的存款是對其保理業務提供的保證金,其扣劃行為是合法有據的,不屬于侵權,因此爭執,原告訴至法院。
我所受A銀行陜西分行委托,代理了此案。
 
一、案情簡介
 
一審情況
原告:B集團進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B集團公司”)
被告:A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陜西分行(以下簡稱“A銀行陜西分行”)
第三人:C重工有限公司
原告訴稱:原告在被告處所開立的兩個銀行賬號截至2013年9月的賬戶余額為1.1億元和0.82億元。但經原告查詢2013年9月11日該兩個賬戶余額均變為零且賬戶被注銷。原告認為被告這種未經同意私自將大額資金劃入內部賬戶并銷戶的行為,不僅違反存款合同,且屬于嚴重的侵權行為。請求:1. 判令被告將其劃轉的原告款項返還,并支付劃款日至起訴日(2015年1月14日)的利息92萬元,合計1.93億元,以及支付起訴日至實際返還之日的利息;2. 由被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
被告辯稱:原告與被告是保證金質押合同關系,不是儲蓄存款合同關系。被告劃扣原告保證金有法律依據和合同依據,被告有權占有原告的保證金。被告的劃扣保證金行為仍是行使對出質物的占有權。
 
第三人稱:原被告的合同爭議涉及的標的是保證金,權屬屬于第三人,第三人與原告是代理合同關系,原被告雙方是保證法律關系。第三人認為本案應該移送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
 
二審情況:
 
上訴人(一審原告):B集團進出口有限公司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A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陜西分行
 
原審第三人:C重工有限公司
 
上訴人稱:原審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有誤,請求:1. 依法撤銷(2015)西中民三初字第00039號民事判決;2. 依法對本案發回重審改判支持C重工有限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3. 由A銀行陜西分行承擔本案一、二審訴訟費。
 
被上訴人辯稱:1. B集團公司與A銀行陜西分行簽訂的《保證金質押合同》合法有效,保證金已實際交付,質押權依法成立。2. A銀行陜西分行的劃轉保證金的行為未改變保證金的所有權。3. A銀行陜西分行劃轉行為有合同依據。依據《出具保函協議書》第七條第二項、第三項及《保證金質押合同》第五條第一項、第六條第四項、第七條約定了A銀行陜西分行在B集團公司財務狀況惡化的情況下,有權劃轉相應款項,且無需提前通知B集團公司。在B集團提供保證金質押擔保期間,B集團公司向A銀行陜西分行反映該公司財務惡化,已被有關法院凍結、查封賬戶,可能危及A銀行陜西省分行債權,在此情況下,A銀行陜西分行依照合同約定對保證金進行了劃轉,并書面通知了B集團公司,因此,A銀行陜西分行具有合同依據,不存在侵權。
 
第三人稱:1. 原審判決正確。本案所涉款項系保證金,并非存款性質,B集團公司認為本案系存款糾紛,顯系不當。2. 涉案保證金1.92億元人民幣是由C重工公司打入保證金專戶,關于保證金的歸屬及退還問題,C重工有限公司已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這些問題應在該案中解決,本案系B集團公司提起的儲蓄存款合同糾紛,不應涉及有關保證金的認定問題。
 
二、爭議焦點
 
本案的焦點問題是A銀行陜西分行將涉案款項1.92億元人民幣劃轉至其內部賬戶的行為是否具有事實依據(合同依據)及法律依據。
 
B集團公司與A銀行陜西分行簽訂的《出具保函協議書》、《保證金質押合同》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原審認定為有效合同正確,雙方當事人應按照合同的約定行使權利和履行義務。
上訴人B集團公司認為本案涉案款項1.92億元人民幣應為B集團公司的存款,A銀行陜西分行將該款從保證金專用賬戶劃轉至A銀行陜西省分行內部賬戶,侵犯了B集團公司的合法權益,請求判令A銀行陜西分行將B集團公司的款項1.92億元及利息共計1.93億元返還至保證金專用賬戶,但該筆款項并非單一存款,庭審中,B集團公司對涉案款項系保證金的事實并無異議,且原審第三人C重工有限公司稱,保證金實際系C重工公司交納,C重工公司已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B集團公司及A銀行陜西省分行返還保證金及利息,因此,涉案款項系保證金的事實各方均無異議。對于A銀行陜西分行的劃轉行為,根據雙方簽訂的《保證金質押合同》約定,該款項轉入保證金賬戶,A銀行陜西分行即享有質押權人的權利。在B集團公司出現財務惡化的情況下,A銀行陜西分行出于對保證金安全性的考慮,依據合同約定對保證金進行劃轉,不違反債權人占有質押物的規定。
 
三、代理思路
 
代理思路主要針對原告的訴訟請求和事實理由是否成立。
 
(一)被告行為是否侵權
 
1. 原告認為其在A銀行開立的兩個賬號存款,被告未經其同意而劃扣是侵權行為。
 
2. 被告應對思路是:通過事實證明,原告開立的兩個賬戶系保證金賬戶,雙方在保證金合同中約定:如果在合同期內原告的經營狀況出現惡化及出現較大訴訟狀況時,被告有權扣劃原告在被告處開立的所有賬戶上的資金。
 
3. 引導雙方及審判者聚焦到:被告扣劃原告的賬戶資金是有雙方合同的約定,不是侵權行為。
 
(二)引導原告當庭確認兩個賬戶資金為保證金賬戶而非存款賬戶,雙方不是存款合同關系。
 
1. A銀行陜西分行劃轉保證金有合同依據,劃轉行為不改變保證金的所有權。
 
(1)A銀行陜西分行劃轉保證金有合同依據。
 
(2)A銀行陜西分行有權合法監控保證金。
 
(3)A銀行陜西分行劃轉保證金的行為不改變保證金的所有權。
 
2. B集團公司與A銀行陜西分行之間的《保證質押合同》合法有效,質押權依法成立。
 
(1)《保證金質押合同》合法有效,擔保范圍包括《出具保函協議書》項下的全部債務。
 
(2)保證金已經實際交付,質押權依法成立。
 
四、裁判理由
 
一審法院裁判:
 
本院認為:B集團公司與A銀行陜西分行簽訂《出具保函協議書》、《保證金質押合同》,兩份協議是雙方當事人之間真實意思的表示,且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關于合同效力的強制性、效力性規定,合法、有效,在雙方當事人之間產生法律上的約束力?!凍鼉弒:槭欏吩級ˋ銀行陜西分行向第三方出具保證金額為陸仟伍佰貳拾萬元整(幣種為美元)的預付款退款保函?!侗Vそ鷸恃漢賢吩級˙集團公司以提供保證金質押的方式為A銀行陜西分行依據《出具保函協議書》所形成的債務提供擔保。且《保證金質押合同》所載的保證金賬戶賬號與B集團公司起訴所涉賬戶賬號相同。為此,本案所涉款項的性質應確定為質押保證金。原告B集團公司對款項性質亦予以認可。
 
B集團公司以經營不善,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為由申請破產,原審法院做出(2013)西民四破字第00006—01號民事裁定書,受理其破產清算申請。同時,B集團公司2013年9月13日告知函載明:“為此將導致我公司凈資產出現巨額負數,將直接威脅到我公司的銀行征信系統,可能導致我公司生產經營出現嚴重困難、財務狀況極度惡化?!鼻搖凍鼉弒:槭欏吩孛鰨旱諂嚀蹺ピ莢鶉渭胺⑸<耙曳劍ˋ銀行陜西分行)債權情形的補救措施,二、可能?;曳秸ǖ那樾?,(一)甲方(B集團公司)……生產經營出現嚴重困難或財務狀況惡化……;三、甲方違約或發生可能危及乙方債權的情形,或甲方在基礎交易項下違約或可能發生保函項下的索賠情形,乙方有權行使下述一項或幾項權利:……(二)行使擔保權利……。
 
質押權人享有對質押財產采取保全措施的權利。同時,B集團公司出現《出具保函協議書》約定的危及債權的情形。因保證金質押要求將金錢特定化后,移交債權人占有作為債權的擔保。為此,A銀行陜西分行將B集團公司提供的質押現金劃轉的行為僅是占有方式的改變,并不違反債權人占有質押現金的規定。該劃轉行為屬于A銀行陜西分行保全質押現金之行為。B集團公司主張法院判令將A銀行陜西分行劃轉的上述款項返還至以原告名義設立的銀行賬戶之訴請,與質押移轉占有的規定相悖,本院不予支持。因本院僅處理B集團進出口有限公司要求返還款項是否成立之訴請,對于本案三方最終債權債務確定并不涉及。故,C重工有限公司于另案主張之三方利益分配及各方其余爭議,于本案并無關聯。
 
法院判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六十三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駁回B集團公司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101萬元由原告B集團公司負擔。
 
二審裁判:
 
法院認為:本案的焦點問題是A銀行陜西分行將涉案款項1.92億元人民幣劃轉至其內部賬戶的行為是否具有事實依據及法律依據。首先,B集團公司與A銀行陜西分行簽訂的《出具保函協議書》、《保證金質押合同》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原審認定為有效合同正確,雙方當事人應按照合同的約定行使權利和履行義務。
 
其次,上訴人B集團公司認為本案涉案款項1.92億元人民幣應為B集團公司的存款,A銀行陜西分行將該款從保證金專用賬戶劃轉至A銀行陜西分行內部賬戶,侵犯了B集團公司的合法權益,請求判令A銀行陜西分行將B集團公司的款項1.92億元及利息共計1.93億元返還至保證金專用賬戶,但該筆款項并非單一存款,庭審中,B集團公司對涉案款項系保證金的事實并無異議,且原審第三人C重工有限公司稱,保證金實際系C公司交納,C公司已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B集團公司及A銀行陜西分行返還保證金及利息,因此,涉案款項系保證金的事實各方均無異議。
 
對于A銀行陜西分行的劃轉行為,根據雙方簽訂的《保證金質押合同》約定,該款項轉入保證金賬戶,A銀行陜西分行即享有質押權人的權利。在B集團公司出現財務惡化的情況下,A銀行陜西分行出于對保證金安全性的考慮,依據合同約定對保證金進行劃轉,不違反債權人占有質押物的規定。對于B集團公司提出《保證金質押合同》是為開具第四、五期保函而簽訂的擔保協議的問題,該問題涉及保證金糾紛,因其他人民法院已受理熔盛公司起訴的保證金糾紛一案,該問題本案不予涉及。綜上,原審認定的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
 
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二審案件受理費101萬元,由B集團公司承擔。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五、法律評析
 
(一)法律依據
 
保證金質押是指借款人將金錢交存于其在銀行開立的專用賬戶,并承諾以該賬戶中的款項作為償還借款的保證。當借款人不履行債務時,貸款銀行有權在保證金專用賬戶中直接扣劃保證金用于償還貸款的擔保方式。
 
保證金是信貸業務廣泛采用的一種擔保方式,是銀行控制風險的重要的手段。現行法律沒有明確規定保證金質押擔保方式,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是此種擔保方式的主要依據。司法解釋中涉及保證金質押的內容有: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十五條:“債務人或者第三人將其金錢以特戶、封金、保證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債權人占有作為債權的擔保,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時,債權人可以以該金錢優先受償?!?/div>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能否對信用證開證保證金采取凍結和扣劃措施問題的規定》(法釋[1997]4號)第一條:“人民法院在審理或執行案件時,依法可以對信用證開證保證金采取凍結措施,但不得扣劃。如果當事人認為人民法院凍結和扣劃的某項資金屬于信用證開證保證金的,應當提供有關證據予以證明。
 
3.最高人民法院、中國人民銀行《關于依法規范人民法院執行和金融機構協助執行的通知》(法發[2000]21號)第九條:“人民法院依法可以對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采取凍結措施,但不得扣劃。如果金融機構已對匯票承兌或者已對外付款,根據金融機構的申請,人民法院應當解除對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相應部分的凍結措施;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喪失保證功能時,人民法院可以依法采取扣劃措施?!弊罡呷嗣穹ㄔ荷鮮鏊痙ń饈捅礱?,我國審判機關對特定化后的保證金質押,例如,信用證開證保證金、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等持肯定態度,保證金可以出質。
 
(二)法律風險
 
保證金質押的法律風險主要來源于兩方面:
 
一是由于法律規定不完善而導致的風險,
 
二是由于操作不規范而導致的風險。具體表現為:
 
1. 法律規定不完善的風險
 
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與保證金質押內容相關的司法解釋,僅僅是明確了質權人對保證金享有優先受償的權利,而對保證金的特定化、交付方式以及占有公示等質押要件,均未予以明確,從而導致在適用上認識不一、發生爭議甚至出現糾紛。另外,這些司法解釋只明確了信用證開證保證金、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其他形式的保證金質押還缺乏直接的法律依據,存在不確定性風險。
 
2. 保證金未特定化的風險
 
質物的特定化是動產質押有效至關重要的條件,尤其是金錢這些種類物,特定化的要求就更顯重要。未曾特定化的金錢不能成為質押標的物。如果出質人以基本賬戶(一般存款賬戶)或者基本賬戶下設保證金子賬戶的資金作為保證金,出質人仍然可以自由地使用該賬戶辦理結算和存取款業務,這種做法很難讓人信服質押的保證金處于“特定化”狀態,很可能被人民法院認定質押無效。
 
3. 質押約定不具體的風險
 
長期以來,借款擔保通常被認為是一種從屬行為,對其缺乏足夠重視。擔保合同常常被簡化成業務協議當中的條款,如保函業務、銀行承兌業務、信用證業務等。正因為如此,有的銀行在辦理保證金質押時,也習慣在業務協議中約定保證金質押條款,而未能與出質人簽訂“保證金質押合同”,就保證金質押做出詳盡約定。例如,在個人住房貸款中,銀行僅與開發企業在“商品房銷售貸款合作協議書”中,約定開發企業為借款人提供階段性擔保并在貸款銀行開立保證金賬戶,而對于質押保證金特定化等關鍵性問題都沒有做出具體的約定。有的銀行甚至簡化到僅開立保證金專戶,把至少應當具備的質押條款都省了,保證金專戶質押與被擔保的債權之間,沒有建立起書面的對應關系,假如發生糾紛,銀行將面臨舉證不能的法律風險。
 
4. 保證金來源不規范的風險
 
當保證金出質人與借款人同為一主體時,出質人通常要求從所借款中扣付保證金。銀行在實際操作中,又大多是在貸款未到達借款人賬戶之前將部分貸款直接轉入保證金專用賬戶。這種操作方式的后果極其嚴重:銀行未能按借款合同約定履行足額發放貸款的義務,構成了違約,隱藏借款人對貸款本息抗辯以及要求返還多付利息的風險。
 
5. 質押未獲得有權人批準的風險
 
出質人為他人提供保證金質押未依照公司章程規定,經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批準,違反了《公司法》第十六條的規定,存在質押無效的風險。例如,個人住房貸款、汽車消費貸款中,開發企業、經銷企業等為個人債務提供質押擔保未取得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同意,可能被人民法院認定為無效質押。